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18/04/2024 13:07

柯文哲財政改革4大方針

柯文哲財政改革,4大財政方針一次整理給你看

目錄

柯文哲於10月20日上午召開「守護財政紀律—為你牢牢守住每分血汗錢」記者會時提出財政政見,針對國家財政的問題,提出相對應的解決方法,這篇文章帶您領略柯文哲的財政改革有哪些?

柯文哲財政改革4大政策報你知

※柯文哲Youtube頻道/守護財政紀律,為你牢牢守住每分血汗錢!

作為2024總統候選人的柯文哲在這次記者會針對當前政府的財政問題,提出財政政見四大方針:

  • 重建補助款及統籌款機制
  • 地方財政自主促均衡發展
  • 翻新稅制,改善課稅不公
  • 財政紀律,不再胡亂撒幣

以下就帶您來了解這四大方針的詳細資訊。

柯文哲財政改革四大重點一次看
柯文哲財政改革四大重點一次看

柯文哲財政改革1:重建補助款及統籌款機制

重建補助款及統籌款機制的目標在於讓地方財政可以自主,達到均衡發展。

財政收支劃分法有問題

中央與地方財政收支劃分法已有20年沒有經過修改。每當一個政黨在競選期間承諾要對這一法律進行修訂,但一旦執政後,就發現現行劃分法對自身財政有利益,所以才一直沒辦法落實修法。

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法令,然而,卻拖了20年沒有人修改,原因就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

改革方法-成立統籌分配稅款分配委員會

柯文哲表示,這個財劃法已經20年沒有修改,因此他們主張委員會將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民意代表、學者和專家組成,以共同討論並達成共識,來決定資金分配方式。在執行過程中,如果出現新的問題,可以再次討論,以確保法律持續適應不斷變化的需求。

柯文哲財政改革2:地方財政自主 均衡發展

目前的地方政府一直是財政不足,需依賴中央政府補助的情況,因此呈現地方政府不自主的困境,柯文哲在這項問題裡提出了幾項改格,以下整理出其問題與改革內容,供大家了解。

財政中央過於集權

大部分的資金集中於中央政府,因此地方政府需要依賴中央提供補助,這導致地方政府財政短缺的問題。此外,分配不均的問題也是一個重要議題,目前的中央與地方財政收支劃分法,使得中央在分配資金的時候,有很多地方存在明顯不合理的現象。

改革方法-規模擴大

柯文哲對於財政集權於中央提出改革方法:規模擴大
柯文哲對於財政集權於中央提出改革方法:規模擴大

柯文哲指出,在地方面臨財政不足的情況下,且需要依賴中央提供超過50%的財政補助,我們應該思考如何擴大地方財政餅,同時明確確定地方政府可以獲得多少資金。為了應對這個問題,柯文哲提出了解決辦法。

將營業稅的比例由目前的40%提高至100%,以確保更多資金可以用於統籌分配。這樣一來,在目前營業稅的40%比例下,我們每年可以獲得約2,000多億的資金用於分配,但若將比例提高到100%,則將會增至5,200億左右,多出3,000億的資金可用於支援各地區的需求。

這種明確的公式設計可以確保資金分配更加透明和公平,讓每個地區都能獲得其所需的支援。

地方財政窘迫亂象

年度地方政府自籌財源(百萬元)地方政府自籌財源占税出比率
105490,645.3548.34%
106506,093.8348.83%
107506,586.3945.86%
108515,118.3045.44%
109549,192.5245.95%
從105到109年度的地方自籌財源佔比重

目前,地方政府自籌財源的總平均每個都不到50%,以上表格顯示從105年到109年,大多數地方政府的自籌財源占比都不到50%,多數都只在40幾%左右。這意味著地方政府為了維持其所需的財政支出,需要依賴超過一半的資金來自中央政府補助。

這種情況帶來了典型的頭重腳輕問題。當地方政府超過一半的財政資源來自中央政府補助時,它們會不敢反抗中央,因為它們必須依賴中央的資金,這會對其財政自主性和決策能力造成影響。

改革方法-還稅地方,增加地方分成

對於地方財政亂象,柯文哲提出「還稅地方,增加地方分成」的改革方法
對於地方財政亂象,柯文哲提出「還稅地方,增加地方分成」的改革方法

柯文哲表示,由於目前直轄市和非直轄市的遺產稅和土地增值稅比例存在差異,因此建議統一比例,比方說將直轄市的遺產稅從50%提高到80%,反之,將縣市政府的土地增值稅從本來的80%提高到100%,這樣可以確保更多的資金納入地方政府的財政庫,同時減少地區之間的不平等。

如次一來,將有助於減少地方政府對土地開發的依賴,並推動更廣泛的經濟發展,從而提高地方的繁榮程度。

柯文哲財政改革3:翻新稅制 改善課稅不公

逃稅問題嚴重

南韓、美國、日本與台灣稅收佔GDP佔比
南韓、美國、日本與台灣稅收佔GDP佔比

根據數據,我們可以看到各國的稅收佔GDP的比例為:

  • 南韓GDP 22%
  • 日本GDP 19.8%
  • 台灣GDP 14.2%
  • 美國GDP 20.3%

可是問題在於,台灣的稅率雖然高於日本與韓國,但我們的實際稅收收入卻低於他們。這種情況可能暗示著在台灣存在著逃稅現象,或者稅收徵收和管理方面存在問題。

以下將針對逃稅的問題,提出三大改革:

改革方法1-檢討課稅方式

所得稅從累進稅率 ➔ 勞動 v.s. 資本所得分離

柯文哲表示,過去我們採用了累進稅制,將所有的收入合併納入計算。然而,我們應該逐漸轉向分離課稅的方式,區分勞動所得和資本所得,因為資本所得用錢賺錢的速度通常比勞動所得更快,而且,薪水階層通常難以逃稅,反而是依賴資本獲利的人才可能存在未被納入計算的稅收。統計數據也確實反應出這種情況。

因此理論上,對於依賴勞動所得的個人,稅率不應該過高,而對於利用資本賺錢的人,稅率可以稍微提高。這樣就可以解決我們在稅收結構上出現的問題,以確保更公平的課稅方式。

改革方法2-公平分配稅收

公平分配稅收,有助於數近資本的累積,確保不同收入來源的人承擔合理的負擔,意思就是說勞動所得稅應該低一點,資本所得稅應該拉高一點。

改革方法3-檢討不合時宜的稅目

  1. 印花稅:1934年實施至今,稽徵成本高,課稅立論基礎薄弱,也容易產生租稅規避行為造成稅制不公。
  2. 娛樂稅(依消費額門檻課稅,鼓勵藝文活動):「娛樂稅法」最近一次修訂在2007年,現在仍對電影、演唱會、欣賞戲劇、音樂會、球賽等一班性羞言活動繼續課徵,明顯不合時代潮流。

檢討印花稅、娛樂稅,同步尋找替代財源後即廢止。

肥水落外人田

全球租稅改革在2023年啟動,要求一定規模的跨國企業至少繳交15%稅金。目前許多台灣企業營所稅有效稅率未達最低稅率,若不跟進,將會發生企業補稅給外國政府或重複課稅的風險,等同將課稅權讓給國外,俗稱肥水落外人田。

改革方法:

以下為柯文哲對於肥水落外人田所提出的改革政策:

  1. 確保本土企業在國內的有效稅率補足到15%,避免被外國政府追補稅。
  2. 擴大現有可扣抵稅額制度:擴大適用現行營利事業所得稅之國外扣抵稅額規定,納入大型跨過企業。
  3. 利用企業繳納額外的國內GMT(全球最低稅制)稅款建立準備金,協助企業因應租稅改革而產生的風險,也讓企業更願意根留台灣。
  4. 提高國際參與

其中,提高國際參與又有兩大重點:

  • 積極爭取直接參與國際財政組織,例如OECD組織IF架構,目前已有17個成員非以國家名義加入。
  • 對與我國已簽有全面租稅協定的IF成員國家,爭取透過租稅協定(確定課稅權、避免雙重課稅、交換雙方財務資訊),間接參與全球稅改行動,減少我國企業遭到雙重課稅。

目前我國只有與34個國家簽訂租稅協定,且協定內容也不完整,造成台商不平等的競爭環境、商業交易不穩定性、以及逃漏稅。

柯文哲財政改革4:財政紀律,不再胡亂撒幣 

柯文哲指出,自2014年以來,除了2020年疫情爆發造成的特殊情況,每年的稅收都出現超徵。尤其令人關注的是,2021和2022年的稅收超額達到了4,000億元。

年度超徵額度
20224500億
20214034億
2020-222億
2019830億
2018897億
2017960億
20161278億
20151878億
20141088億
從2014到2022年的超徵額度

所謂的超徵,指的就是實際徵起稅收高於原本預算所估計之課稅收入(不等於賺錢)。柯文哲強調,這種超徵情形反映出政府的財政紀律存在嚴重問題,而且這樣的狀況持續多年,並不合理。

連續性超徵

我們可以看到蔡英文總統任內,近兩年已連續性超徵,而柯文哲表示,連續性超徵的你到底是笨還是壞?並提出連續性超徵所表示的問題:

  1. 稅收預測失準、財政數字管理失靈
  2. 未列入施政規劃的稅收,表示政府預算程序失效、行政不效率
  3. 超徵是「虛增」的稅負、莫名加重國人的負擔、租稅正義蒙羞(整體稅制不當)

柯文哲強調,他認為每年都發生超徵並不是正面的現象。這種情況表明政府在預算編制方面存在嚴重問題,估算不準確。此外,如果確實出現超徵,他認為應該首先將超額資金用於償還債務。畢竟,台灣的負債已經達到5兆,但是小英政府每年都出現超徵,卻不用來還債,這種現象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改革方法-整體經濟模型

以下為柯文哲針對連續性超徵所提出的改革:

  1. 財政部與主計總處應建立完整總體經濟模型,制定稅收預估標準作業流程;不在人為操弄預算課稅收入。
  2. 超徵先還債,不再亂撒幣。

特別預算常態化

我們可以觀察到,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和蔡英文不同時期的特別預算支出金額存在較大的差異,特別是蔡英文政府的特別預算支出大幅增加。這引發了特別預算的使用出現了問題。

總統特別預算支出
李登輝800億
陳水扁7800億
馬英九8200億
蔡英文2兆4000億
四位總統任內的超徵加總

根據預算法第83條的第4款被視為一種空白預算,允許政府在特定情況下進行「不定期或數年一次之重大政事」。這種情況可能導致政府濫用特別預算權力,因此,有必要檢討和修訂相關法律條款,以確保財政支出的透明性和有效性。

改革方法-刪除預算法第83條第四條款

以下為根據特別預算常態化所提出的解方。

  1. 嚴守財政紀律,刪除預算法第83條第4款規定。
  2. 特別預算改為限定僅在遇到國防緊急設施或戰爭、重大經濟變故」重大災變情形下,經國會同意才能提出。

結論

2024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在這次的記者會針對台灣現行稅收制度的問題,並提出了自己的財政改革,其強調了稅收制度的公平性、稅收逃漏的問題以及特別預算的使用透明性。

我們可以看到他明確的提出了解決方法並確保政府能夠提供有效的財政支持,以滿足國家的需求並促進經濟和社會的發展,因此2024總統大選,我們或許可以期待台灣將會有務實、有抱負的領導人,引導台灣走向更好的未來。

延伸閱讀:柯文哲拋憲政改革7大主張!2024還權於民

想讓您的品牌更上一層樓?
我們可以幫忙!

延伸閱讀

Scroll to Top